切换到宽版
  • 395阅读
  • 0回复

刺激消费,发消费券还是现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自愿离婚协议范本

      在国家统计局日前召开的一季度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成效发布会上,一名记者在现场问,“一季度中国经济表现最差的数据是哪一个?影响有多大?”面对这一提问,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坦言,“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
      
      从作为中国经济引擎的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出口来看,一季度消费无疑是跌幅最大的数据。那么,当前该不该刺激消费?是发放消费券还是发现金?
      
      从马力最大反转到降幅最大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一季度,我国GDP为20650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8%,其降幅创多年之最。由于数据的复杂性等,界定经济体中具体表现最差的数据并非一件易事。但如果从发展引擎即三驾马车的角度来看,则发现近年来一马当先的消费竟成为本次经济下滑的领跌板块。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赵同录表示,一季度,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需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带动经济出现负增长。其中,最终消费支出拉动GDP下降4.4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拉动GDP下降1.4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拉动GDP下降1个百分点。
      
      自2014年以来,最终消费支出一直在我国经济增长中扮演着一马当先的角色,其对增长的贡献率和拉动值持续领先于资本形成、货物和服务净出口这两驾马车。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57.8%,而资本形成、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率分别是31.2%和11%。
      
      从引擎作用最大到跌幅最大,消费到底发生了什么具体的变动?
      
      从业态数据来看,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总额78580亿元,同比下降19.0%,与此同时,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下降16.1%,社会消费品零总额降幅更大。其中,餐饮收入6026亿元,下降44.3%;商品零72553亿元,下降15.8%。
      

      
      这意味着什么?在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并没有直接回答哪个数据下降最大,而是表示,眼下我国经济体中出现最大困难的是中小企业等市场主体。
      
      “事实正是如此。消费不仅关系到中国经济的成色,更关系到广大的中小企业和个体户们,以及这背后亿万从业者和一个个家庭,在经济引擎中,消费降幅最大,这部分群体受到的影响最大”,在21日举办的全球疫情下的中国经济挑战与机遇论坛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更需要警惕的是,挑战还在后面。
      
      复工复产痛点在消费
      
      在本次疫情阻击战中,北京和湖北一直是防控的重点区域。谷雨节气过后,已是4月下旬5月在望,一年过去了近一半,但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在曾经的商业街区域,虽然又有些烟火气,但显然并没有昔日的气象。
      
      北京朝阳区劲松街道的一家鸭脖店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春节过后没多久他们就重新开张了,但生意一直不好,4月份随着疫情的缓解,经营有所起色,但客流量还是不大,总收入还不到去年的五成。
      
      对此,姚洋表示,眼下全国正在复工复产,利用自动化生产条件、并做好防控措施,那么工业产能很快就能逐渐恢复,但对于第三产业,尤其是消费业而言,其整体的经营环境仍处于较大的困局。毕竟目前仍处于常态化的疫情防控中,人员流动频率大为降低,人们的消费意愿更低,外出消费减少。
      
      数据上的细微变动也能进一步印证这一点。虽然整个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8.4%。但是,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1%,降幅较 1-2月份收窄12.4个百分点;环比增长32.13%,工业产出规模已接近去年同期水平,这显示工业的恢复状况较好。
      
      但相比之下,消费复苏的势头逊色多了。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总额78580亿元,同比下降19.0%。其中,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总额26450亿元,下降15.8%,降幅比1-2月份收窄4.7个百分点;商品零下降12.0%,降幅比1-2月份收窄5.6个百分点。尽管消费也有所恢复,但是其变动的幅度明显低于工业的升幅。
      

      
      姚洋表示,这次经济下行和以往的经济下行是不一样的,改革开放之后经历过几轮经济下行,但从未有过消费下降,而且降幅如此之大,这一次经济下行最重要的是需求不足。一方面,这势必影响到消费行业及其广大从业者尤其是中低收入者;另一方面,从供应链的角度看,还将对工业产能产生一定的抑制,总之是消费不振经济难兴。
      
      如何避免政策失灵?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赵同录表示,虽然疫情对居民消费冲击较大,居民消费受到抑制,但与此同时,政府加大了疫情防控支出,与政府消费支出相关的一般公共服务、国防、公共安全、教育以及卫生健康等财政支出同比仅略有下降。从长远来看,国内消费市场需求潜力巨大,而且政府会继续加大卫生健康等民生保障支出,推进各领域复工复产,这势必将对稳定内需、释放国内市场需求潜力发挥作用。
      
      “消费大幅下降,居民可支配收入也出现大降,这些变化都是前所未有,再采取以前的刺激办法有可能会失灵”,姚洋认为,有些公共工程的经济收益率是很低的,在没有消费的情况下即使放松信贷、企业也没有强烈的信心去投资,经济中最困难的群体包括中小企业、低收入者、失业人口也难以享受到一些优惠政策,因此,目前的关键在于增加消费需求。
      
      姚洋表示,对于需要救助的低收入者和失业人口,可以直接发现金。对于中产阶级,发消费券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不过,现在很多城市发消费券采取打折的办法,如消费500元,补助100元消费券,这样让人觉得有点别扭,其实可以考虑按产品来发放消费券。此外,发放现金、消费券来提振消费存在一个乘数效应,可以拉动3到5倍的消费,如果人均发放1000元,就是1.4万亿元,那将具有相当可观的拉动效应。希望各级政府能继续扩大力度,包括考虑采取专项国债等方式来对人们进行消费补贴。
      
      “在如今的网络时代,发放渠道非常便利,比如通过网络银行或微信支付宝等途径,每人限定一个可识别的ID,然后将消费补贴直接打到账户上,十分高效方便”,王玉珂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最重要的还是完全控制住疫情,在目前全民抗疫成果的基础上,建立一张更全面更高效更严密的防控网,彻底防止疫情扩散和反弹,从而尽快让人们可以安心地到户外活动,那么,消费就会迎来真正的春天。
      
      百分点公司董事长兼CEO苏萌表示,短期加强刺激消费,中长期通过信息科技等新基建来发挥数字经济的价值,那么,中国经济将有望逐步得到复苏,另外还可赢得更可持续更高质量的增长。(刘德炳)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