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我在现场|“封城”21天,我在武汉看见生命的顽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类娜娜
 

娱乐

      我在现场,记录瞬间,成为历史。
      
      从2019年12月,新冠肺炎出现伊始,一直到现在,视界君的数十位同事一直坚守在抗疫、防疫的最前线:无论是华南海鲜市场,还是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无论是人流密集的机场、火车站,还是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工地……他们一直在疫情发生、发展的现场,不断地发出关于疫情的最新报道。
      

      
      新华社记者 熊琦
      
      武汉1月23日“封城”,至今已经21天。来武汉十年整,从没想过像今天这样,怀念武汉的喧嚣和吵闹。
      
      空空荡荡的二环线、冷冷清清的江滩、寂静无人的光谷,都是曾经最有烟火气的地方。自从“封城”那一天起,我已不知道孤零零地开车转了几回,找寻我熟悉的城市气息。
      

      

      

      
      00:50有咬牙坚持的普通市民。从相约在朋友圈,到自发地朝着窗外喊“武汉加油”,武汉人的呐喊,在茫茫夜空之中汇聚力量,相互守望,展露生命的温情与力量:没有一个人是孤单的。
      

      

      
      这些身影中还有被隔离的病人。江汉方舱医院启用的第一天,收治的首批病人里,有一个面目清秀的小伙子。入院躺下后,他打开了一本政治秩序的起源,安静地阅读。口罩遮住了他的表情,但却藏不住眼神里的平静和专注。看见我举起相机,他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拍他,我犹豫片刻,还是执意按下了快门。也许他并不明白,在有些喧嚣的方舱医院里,近乎静止的他,是多么的令人震撼。
      

      

      
      此时此地,也有太多眼泪和悲痛,还来不及释放,就只能化作续步前行的力量。2月6日晚,李文亮医生病危,全国网友悲恸,希望出现转机。午夜时分我赶到他所在的医院楼下,寒风中,和一群同行站在门口,想不服输地等一个奇迹。直到凌晨3点,没有奇迹发生。因为走得匆忙,缺少防护用品,我放弃了贸然进入隔离区拍摄的想法。在空无一人的医院门口,只能深鞠一躬后离去。
      

      

      
      这个春节的武汉,雨水和阳光都曾轮番落下,绝望和希望也是如此。“木叶飞舞之处 ,火亦生生不息。”樱花盛开的日子不远了,这个城市重新热闹的样子,也不会远了。
      

      
      ========
      
      策划:费茂华
      
      编辑:尹栋逊、吕帅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